雙胞胎寶媽心聲:我是個不稱職的壞媽媽,你們卻是世上最好的寶寶

雙胞胎寶媽心聲:我是個不稱職的壞媽媽,你們卻是世上最好的寶寶

一根軟軟的小手指戳進我的手心,另外一隻手在扒我眼皮。

我睜開眼迎上兩對彎彎亮晶晶的眼睛。漆黑的瞳孔中閃著璀璨的光芒,像天上的小星星。我把熟悉的一對小人兒摟在懷裡,我們已經這樣抱了300多天,他們也從一團軟若無骨的小可愛長成了眉目清晰、唇紅齒白的小小男孩,我一隻手已經托不住他。

兩隻合照

回想起這300多天的時間裡,他們是第一次來到這個世上,而我是第二次,我同他們一起用新生的眼光面對世界。

我不會照顧人,總是弄得亂糟糟的,他們卻總是在照顧我。每當我覺得自己一無是處,前途渺茫時,只有他們一看到我就笑,好像在說我是最棒的,他們眼裡只有我。不論何時,只要一聽到我的動靜,對手腳並用的啪嗒啪嗒,迅速爬到我面前,兩手張開環住我的脖頸,送上一個大大的濕濕的香吻。

我對他只有愧疚。在兩個月的某一天,半夜十二點,一聲凄厲的哭喊花棍寧靜的夜色。我顫抖著回放監控視頻,看到老大從月嫂身上滾落,重重摔在地上。心像被人丟在地上開車碾壓,痛得喘不過氣來。我守著他,一直到天亮,他望著我,眼睛笑得彎彎的,漆黑的眼珠里盛著天上的小星星。

到了醫院,醫生檢查了一下只有頭上有點腫,其他沒有任何問題。看到他躺在檢查的墊子上乖巧配合醫生的樣子,好奇地看看醫生,又看看站在一邊的我,眼睛彎彎地又對我笑,我當場又沒忍住流了眼淚。

這次之後我做了決定,孩子自己帶,絕對不會再交到其他人的手裡。心裡滿滿的都是悔恨,同樣的事情我絕對不能讓他再發生。可是我又做錯了,真的,我一直做得不夠好。

我感冒了,發燒到40度不退,需要和他們隔離開。但我還是傳染給小兒子,一定是我在門後面偷偷瞧他們的時候,病毒跟著我的思念跑到他們身上去了。小兒子也發燒了,一下子就到39度,空氣里都是家人的憤怒,我爸媽瞪了我一眼就抱著孩子去醫院了,老公照顧大兒子,家裡沉默著,空氣中充斥著大家的吼叫聲、指責聲,說我真是個不負責的壞媽媽。

我戰戰兢兢地坐在客廳看著時間一點一點在流動,心砰砰地跳,檢討自己這一天做的事情,是不是去廁所的時候路過客廳走得慢了一些,留下了病菌?

小兒子回來了,弱弱的一小團,被裹在一層又一層小被子里。我媽轉述,三個月的孩子哪有發燒的,醫生堅持要讓孩子吊針。護士給孩子剃了一圈頭髮,找了很久,血管太細,護士扎了三針都沒扎進。孩子被綁在床上,我爸壓著他的雙手,他凄厲地慘叫,一聲又一聲,周圍人都圍著在看。
小寶

我媽說,當時實在受不了了,孩子叫得太慘,你爸求護士停手,再去求醫生開藥吃……

我聽一次哭一次,小小的人這次又遭了這麼大的罪。

那一次的生病,我一直放不下愧疚,現在打個噴嚏都很謹慎,不敢生病。小小的人在那次之後變得很敏感,換個尿布都要撕心裂肺地哭好久。我怕他留下創傷,每天就抱在懷裡,想給他更多的安全感。沒人的時候,一遍一遍悄悄跟他咬耳朵,訴說我有多麼愛他,希望可以讓他慢慢恢復。

「咩咩」打開門,看到他倆趴在門口。兩個人前後立起來,什麼也沒有扶,穩穩地朝我走來,一步、兩步、三步……穩穩地走了五步,爭相撲進我懷裡。兩人仰起頭來看我,笑起來眼睛彎成了月牙的形狀,漆黑的眼珠里閃著光彩,像是黑夜裡的星星。
大寶
小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