張藝謀《影》解讀:開放性結局其實已有答案,怪誕美學成謀式大片標配

張藝謀《影》解讀:開放性結局其實已有答案,怪誕美學成謀式大片標配

印象中,國師張藝謀從1997年的《有話好好說》之後,似乎就再也沒有拍過能夠稱之為經典的電影了。在被《英雄》《歸來》《長城》等幾部謀式大片輪番轟炸之後,似乎對張藝謀再也提不起半點興趣。

2018年《影》上映之時,我完全不知道有這部電影。最近的一次偶然機會,接觸到了這部國師大作。細細看下來,這部電影還是有那麼點意思的。

張藝謀這類的電影人,在構思上往往都是平鋪直敘,劇情上苦大仇深,場面上大量堆砌,給人一種死板的觀影感受。

但這次,張藝謀玩了點新花樣。

「影子」的隱喻和開放式的結局,給觀眾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和足夠的想像空間,甚至有點科幻和懸疑的味道。劇情破朔迷離,有的人看完直接搖頭晃腦。這種情況,不是你想得不夠,就是你想多了。經過反覆揣摩,個人自認為撥開了影片中的層層迷霧。

影子境州的母親到底是誰殺的?

境州之母是被子虞所殺,可以排除沛王。因為他母親的住處是子虞安排的,沛公不知情。沛公的秘密殺手出現在境州之母家,是跟蹤境州而至的,因為沛王要保境州,要求他以假代真,做一個本分的都督,如果是沛王殺了境州之母,境州是不會合作的。子虞反咬說是沛王派人殺了境州之母,不過是挑撥離間,煽動境州報復沛王,進而伺機幹掉境州。正是子虞故作聰明的反咬,暴漏了他才是真正殺死境州母親的兇手,因為如果不是子虞殺的,他怎麼知道境州母親已死呢?所以,境州一怒之下,來個回馬槍反殺子虞。

沛王也有影子?死在大殿的是假沛王?

沛王沒有影子!如果他有影子,就是一種喧賓奪主,我傾向於影片只有一個影子的設定,就是境州。沛王表面上縱情聲色,實則韜光養晦、心思縝密,這種反差並不是真身和影子的區別,而是沛王城府頗深的一種表現。沛王怒斬奸臣,痛心妹妹之死,都是真情流露,而非影子演戲。

誰背叛了都督子虞,泄露藏身之所?

泄露都督子虞的藏身密道之人,既非田戰,也非小艾,而是境州。田戰這個人不應該過度解讀,他有野心,但不會威脅到子虞,他不僅不會背叛子虞,更會為子虞賣命,他帶領死士征戰在第一線並差點殞命就是最好的證明。小艾是子虞的妻子,二人之間感情還是很深厚的,她不可能泄露丈夫的密道,最後蒙面殺手帶著盒子上宮殿的時候,沛王暗示盒子里是子虞的人頭,小艾是震驚的,子虞老窩被端她是毫不知情的。其實很簡單,秘密殺手救下境州,境州為母親報仇,把子虞的密道告訴沛王,沛王派人前去誅殺子虞。

小艾最後看見了什麼?

小艾最後到底看見了什麼?什麼也沒有,頂多是門縫的一道光,而且設計這道光的目的其實是為了讓演員的表情能夠清晰的呈現。這樣解釋雖然很low,但往往實際上就是如此。她驚恐的表情並不是因為看見了門外的什麼事,而是對宮殿內的事情的一個反應,她發瘋般的奔跑至門前,驚魂未定,如果你仔細看的話,就能注意到她把手放在一支門環上,準備開門,但是她突然停下來,隨後眼神低垂,若有所思。

這個鏡頭的目的其實是表現小艾內心的一種選擇,一種艱難的抉擇,痛苦而獃滯的表情油然而生。她跑至門前是想出去揭發境州,儘管她對境州有愛意,但是她不能接受夫君子虞和沛王的慘死。有個細節可以佐證,她發瘋般往大門跑之前,扔掉了手中的手帕,這個手帕是境州殺死子虞、沛王之後,拿出來給小艾的,這是她們二人之間愛的見證,是一種信物,小艾扔掉手帕,就意味著她要和境州決裂,所以想出去揭發。但在門前的猶豫,說明她的內心再次反轉,委身境州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,從此可以過上「性福」生活!

小艾對境州是又愛又恨的,愛產生於長期的相處和一夜交歡,恨來自於境州的殺夫、弒君之罪。影片至此戛然而止,至於下一秒她到底有沒有開門,就是一個開放性的結局。影片開頭的文字已經說明了一切:這是一個影子的故事。是從沛國大都督的夫人小艾開始的。那一刻,小艾面臨最艱難的選擇…….

小艾會開門嗎?田戰最後有沒有可能殺掉境州自立為王?

境州和田戰的結局也是開放性的。田戰是真都督子虞的死忠,但此時他的立場可能已經發生了變化。首先,他統領眾人,為收復境州(國土)立下汗馬功勞,沛公也看在眼裡,如今沛公駕崩,現都督就是老大,他田戰就是全國的二號人物,也就是未來的都督,這和子虞答應他成事之後封他做都督是等效的。此時田戰並不知道子虞已經在大殿身亡,擺在他面前的問題是,究竟要效忠哪一個都督?是繼續效忠秘道中的那個老領導?還是效忠眼前這個力斬楊蒼的影子境州?和小艾一樣,田戰也面臨著抉擇。當然,也不能排除一種更極端的情況,田戰已經預料到沛公殺死了子虞(事實上沒有),所以從門裡走出來的影子境州,是現存的唯一都督,而這個都督也可能就是殺死沛公的人。面對這個弒君的假都督,田戰會怎麼做呢?殺之自立為王?也許在田戰猶豫不決的時候,小艾恰好衝出大門。

個人認為,小艾不會開門,她會選擇做一個現實的女人,做王的女人。從她和境州乾柴烈火那一夜開始,她就和境州是一條心了。田戰也不會反境州,因為他曾評價境州「比都督還像都督」,這是一個極高的評價,是對境州人品、氣度、英雄氣概的肯定。二人內心是惺惺相惜的。而且,前面也提到,無論他擁立誰為王,他都能混個都督當。且子虞是個野心家,鳥盡弓藏,兔死狗烹也說不定。在真都督子虞生死未卜的情況下,田戰應該會擁立眼前的影子都督為王。田戰不會去殺境州,因為境州已經佔據了輿論優勢,他是斬殺刺客的人,雖然田戰知道境州的底細,但文武百官不知道,殺境州師出無名,除非小艾開門揭發。綜合來看,田戰會擁立境州為王。

鑒賞總結

鄧超一人分飾兩角,大都督子虞和他的「影子」境州。顯然境州是男主角,境州稱王也更符合小人物逆襲的故事樣板,而子虞是作為陪襯的陰謀家,具有反派特性。

影片的敗筆也是顯而易見的。兩位青年演員的演技和整部影片的基調脫節。

稚嫩的,太稚嫩的!

金戈鐵馬大將軍楊蒼之子的扮演者,不僅演技稚嫩,長得更是稚嫩,怎麼看都不像硬漢胡軍的兒子。

再有一點,就是影片的兵刃器具,再次彰顯了張藝謀對怪誕美學的痴迷。這件兵器完全不具復古風格,和整個時代背景、歷史原貌完全脫節,是現代精密儀器和魔幻遊戲風格結合的產物,怪誕美學喧賓奪主,凌駕於影片故事本身和思想內涵之上。從英雄、十面埋伏、長城中也可看到類似稀奇古怪的兵刃,怪誕美學幾乎是張藝謀大片的標配。

華語影壇知名導演徐克的兵器顧問就曾經指出,張藝謀電影的兵器沒一件是對的。

可能這就是為什麼張藝謀古裝電影的動作戲總是有一種架空的感覺。